香囊——香文化的一朵奇葩

添加時間:2018-11-13 09:10:54   瀏覽次數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關閉窗口

 在我眼里,繡香囊歷來都是淑女們干的活,男人不必為了學香藝而煞費苦心地去穿針引線。喬木森老師不然,他以為,繡香囊也可以讓心沉淀下來,磨掉煩心事兒,穿針引線還可以鍛男人的耐力和培養男人的細心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出于好奇,我居然也拿起一針一線繡起了香囊,在喬老師的不停的點撥下,一種“偷得浮生半日閑”的休閑畫面躍然眼前。幾根絲線,顏色不一,在一個緊繃繡箍中上下穿梭,在淡淡的沉香紫氤氳中,便有一種無限遐思。香囊是把玩之物,透出的也是一種審美,不能不說也是一種文化的傾訴。一根繡花線,獨繡得神,悠然穿之,一種把玩,一種深沉,一種逸致,一種樂趣。誰能說,這是女人的專利呢?
 
 
 
 
 
 
 
香囊,古已有之。因佩戴在身,又稱“佩香”,也稱“佩幃”。但也有個不太愿意寫的名字叫“容臭”。這里的“臭”(念xiù)非“臭”(chòu),是讀音上的區別,指“氣味”。古人有“左佩刀,右備容臭”表述(明· 宋濂《送東陽馬生序》),說明香囊在男人身上是佩戴在右側的。民間叫法甚多,如香袋、香包、香纓、香球、佩幃、荷包、香荷包、麝幐、?;钭?,搐搐、錦囊、錦香袋、香袋兒等等。香囊通常是用刺繡布、絲織品制成囊狀,使用時在囊中放置各種花粉、干燥花或帶有香氣的藥材,以及香丸、精油等,以利于“卻有馀薰在繡囊”嗅趣。囊中之香可隨意放置,達官貴人喜用名貴之香,大眾百姓多用花草之香,香的價值不一,詩人陸游就有“室無摩詰持花女,囊有娑婆等價香”之說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早在屈原的那個年代有“扈江離與辟芷兮,紉秋蘭以為佩”的記錄,說明當時在香囊中放置秋蘭蕙草。古人所描寫的“九日茱萸作佩囊”,說明香囊里放置的艾草類的植物;“今來何用紫羅囊”,說明在香囊中放置紫羅蘭花草。“香囊高掛任氤氳”,古人除了腰間佩香,還可以掛于室內讓其“紫錦紅囊香滿風”般自然散發香氣。
 
 
 
古代香囊還有一最大的用處就是掛在床帳內,如《全唐詩》中就有“帳中長下著香囊”的描寫;“屈曲屏風繞象床,萎蕤翠帳綴香囊”,當年唐代王琚描寫帶有掛墜、布滿鏤空花紋的精致香囊掛在床邊的情景;越劇《孔雀東南飛》就有“紅羅帳垂香囊”的唱段。另有一種香囊為“銀囊帶火懸”的金屬香球制品,需要炭燒,古人玩香時揣入懷中,即“結錦香囊于懷”,即可暖身,又可熏衣,一舉兩得。由于這類香囊是以燃香為主,故這種鏤花金屬香囊內機關巧設,需要不斷更換香料,不然就會“香囊火死香氣少”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傳統上佩戴香囊之說,有安神、藥用、避瘟疫之效以及用作情侶信物,而如今對于古人所說“紅綬帶,錦香囊”的理解,多半是為了美觀,至于內置何香?有何作用?基本上無人關心。掛頸為美者有之,小提包懸掛者有之,時尚雙肩挎包上懸掛者有之,轎車駕室擋風玻璃前懸掛者有之,甚至就連手機鏈上點綴者也有之……這些大多是為了一個“愛美之心”,俗稱“喜歡”,這也說明古今香囊用法大有不同。
 
 
 
 
 
香囊是香文化中的一朵奇葩。五顏六色的香囊帶著一種神秘、浪漫色彩;帶著一種典雅、高貴之美。閑暇之余,不妨也試試看,穿針引線制作一下屬于自己香囊,一種逸致和樂趣盡在其中。
 
(舒曼老師原載于新浪博客)

上一篇:靜坐一爐香,萬事可思量  下一篇:陰霾天,不妨點一支空氣衛生香熏屋
回頂部
1,"投資者保護?明規則、識風險"案例——尊師重道有方法 勿以"內幕"報師恩
2, 遠離和抵制各種非法證券活動,保護個人和家庭財產安全
3,河北證監局提醒您:一定要徹底打消"天上掉餡餅"的幻想
4,認清非法集資面目,自覺遠離和抵制非法集資